退役军人雷永红:生命最后时刻选择奉献 器官捐献彰显大爱

作者:杨青
信息来源:市委宣传部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9-01-31

 aaa.JPG

  妻子手捧着的一张身份证,有效期至2027年。但身份证的主人,却在2018年10月22日这天,生命永远定格。

  “我一直觉得他是个挺平凡的人,却没想到他能做出这种举动。”谈起丈夫雷永红,妻子周群兰眼眶噙满泪水......

忠孝“好人”

  1984年,刚刚成年的雷永红选择了参军,在某师导航连任汽车兵。大西北的戈壁滩,气候恶劣、条件艰苦,雷永红却是个1米8几、天生俊俏的帅小伙。但他没有畏惧,在大西北一待就是6年,在部队服从领导、听从指挥、团结同事。

  6年的军旅生涯,磨炼了雷永红刚毅、坚强、乐观的个性。退伍后,他依旧从事汽车驾驶工作。平日里,他是个爱唱歌、爱下象棋,脸上时时挂着笑的人。“他什么歌都会唱,唱的也很好。”回忆起丈夫,妻子周群兰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笑意。平日里,妻子在外工作受了委屈,回家发牢骚,他也总是劝妻子做人要大度,不与人计较。2014年,岳父因病住院,排便困难,雷永红不怕脏、不怕累,甚至亲手帮岳父掏出粪便。提起雷永红,家人最多的评价就是,“他是一个好人”。

生命最后的抉择

  就是这样一个乐观孝顺的人,却在2017年的一天,突感腿脚不便,随之入院治疗,经几番辗转后,被确诊为“运动神经元病”。

  “他同我们说,这就是科学家霍金得的那种病,是治不好了的。”岳父周方贵回忆说,雷永红的病情,到最后已经不能说话,都是用手机打字交流。

  2018年8月,雷永红在新闻里看到,一名29岁的北大女博士患上“渐冻症”后,留下“遗嘱”要求捐献自己的器官用于医学研究。

  “他找来我,表达了想捐献器官的想法。”周方贵说,一开始,一家人都坚决不同意这个决定,但雷永红的态度更坚决,多次劝解家人,表示自己想为社会做最后一点贡献。9月,雷永红正式提出申请,捐献器官。

  从80公斤瘦到45公斤,雷永红一天比一天虚弱。但他仍然时时心系捐献器官。“明天是不是还要跟红十字会联系?”“如果谈好了,能让我快点走最好!”“别拖太久,影响了器官捐献。”在他弥留之际,几乎天天操心着捐献的事。

  “10月22日,他进重症监护室,一大家子人都哭了。但他眼眶含泪,却一滴未流。”妻子说,雷永红的手无力的在床边摇了摇,算是跟家人告了别。

  那一天,医生从他体内取出了6个完好的器官。

4人重获新生

  2019年1月23日,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、常务副会长宋悦明一行看望慰问了雷永红家属。

  “我们才知道,他的器官挽救了4个人的生命。”妻子周群兰说,一家人听闻此消息,都感到十分欣慰。

  在儿子的成长记录册上,至今还留着雷永红的心愿:“愿儿子长大后,刻苦钻研学习,以优异成绩报答全家人的养育之恩。”

  在妻子的手机上,至今还留着雷永红发来的讯息:“房里那根线破皮、漏电,以后就用外面这根线充电。我走后,记得拔掉电源。”

  雷永红的一生,从头到脚都是光明的。就像他常说的那句话,“为社会上需要的人做出我最后的贡献!”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