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抠经”编歌骂新鼎(小调)

作者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8-11-09 09:16:32

上有古鼎新,
里外不是人;
抓了壮丁又征兵,
手辣黑良心。

大小保不分,
每保几十名;
不管独子与单笛身,
只要够年庚。

人情谈不上,
价钱好商量;
为了把我的独子放,
家当也卖光。

恐(孔)怕走上街,
遇到网张开;
拉去衡阳做苦差,
一去不回来。

乙亥年起首,
十年九不收;
几处缺口不能堵,
百姓失自由。

已不凭天良,
狠毒似豺狼;
奸掳烧杀带放抢,
牛马拉成行。

话(化)中带血腥,
四乡来横行;
钢刀杀我天汉人,
惨不能睁眼睛。

三伏天气热,
凉床送不测;
被褥罩子要新色,
席子分宽窄。

千刮万洗要,
米麦送两道;
碗豆大麦作马料,
高粱把酒烧。

七日千斤柴,
每家轮流派;
鸡子马草与布鞋,
死人都不能捱。

十家连坐法,
担保又画押;
若是跑走一家,
九家连同杀。

士兵下了操,
就往乡里跑;
衣料物件搂在成抱,
还把女人找。

尔诉当甲长,
家当无保障;
有点错处就上当,
一切都卖光。

小事无钱花,
专找穷人家。
田地不够卖砖瓦,
一切连跟拔。

生意本不旺,
卖了一散放。
若是一点犯了犟,
朝头血作涨。

八处阶级大,
都是北“胯胯”;
说起话来喉咙大,
开口“日他妈”。

九月送皮花,
白布要宽大;
勤销积麦抬高价,
不买就挨嘴巴。

子孙去受训,
先把家庭问;
有钱可以松夹棍,
无钱打死人。

佳人若好看,
马上出皮绊;
若是不肯就横干,
亲自送上案。

作了要短命,
杀也不甘心;
毒恶两样都不分,
尖刀刮我心。

仁义是招牌,
做事怀鬼胎;
狗肉充作羊头卖,
百姓遭大害。

可惜好地方,
白天冤鬼汪;
尸骨满地田园荒,
家徒四壁墙。

知道地方宽,
到处有湖山;
何不早些把家搬,
再想脱离难。

礼义廉耻无,
人生遭大劫;
天上乌陡起黑,
哪天见日月。


        口述者:夏民安
        搜集者:王家瑞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