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谈孤平与拗救

作者:邓万商
信息来源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8-07-12

  关于格律诗中的“孤平”,是对单平脚句而言的。下面举例说明,请看:
  一是五言“平平仄仄平”的句型。因第一字应平而仄,出现了孤平“仄平仄仄平”的句式。例如“醉乡适不愁”(高适《淇上送韦司伦》)、“一言简圣聪”(钱起)和“暮蝉不可听,落叶岂堪闻”(郎士元《送钱大》)。
  二是七言“仄仄平平仄仄平”的句型。由于第三字该用平声而用了仄声,从而出现了“仄仄仄平仄仄平”的孤平句式。例如“百岁老翁不种田(李颀《野老曝背》)”和“昨日雪山记尔名,吾今坐石已三生”(唐僧皎然《送胜云小师》)。
  三是七言“平仄平平仄仄平”的句式。尽管第一字应仄而平,但第三字该用平声而用了仄声,变成了“平仄仄平仄仄平”的形式,古人仍然认为是犯孤平。这是因为韵脚的平声字是固定的,中间的一个平声字又被仄声字所包围,虽然第一字用了平声,但对调节全句的音韵作用不大。例如“寒殿一灯夜更高”(唐•许浑)、“前山远极碧云合,清夜一声白雪微”(唐•杜牧《寄远》)。
  从以上的三种情况可以看出,在单平脚句中,除韵脚(含句首)的平声字外,就只剩一个孤单的平声字了,且被左右的仄声字包围着夹在中间,这样的句子就是孤平句,叫做犯孤平。但在仄脚句中,即使只有一个平声字,也不算犯孤平。
  自唐代以来,孤平就是诗家之大忌,唯恐避之不及。所以在唐代的格律诗作品中,孤平极其少见。上面所举之例句,仅是唐诗中难见的犯孤平的诗例。
  古人认为孤平句不符合格律诗平仄交替的规则,失去了律诗的声韵美,故极力避免之。万一出现,则要设法补救。如何补救呢?就是用拗救的办法进行补救,避免犯孤平,从而达到音韵和谐动听。
  何谓拗救呢?凡平仄不依常格的句子,叫做拗句。拗句在律诗中是相当常见的。如果前面一字用拗,后面必须用拗来“救”的,谓之“拗救”。所谓“救”,就是补偿。在格律诗中,有的拗句是允许的,如五言“平平仄平仄”、七言“仄仄平平仄平仄”是一种特定的平仄格式,也可看成拗句之一种。但这种特定的平仄格式,五言第一字、七言第三字必须用平声,不再是可平可仄了。且一般只用在律诗的第七句与绝句的第三句,若律诗拗句用多了,否则就变成古风了。又如五言的“仄仄仄平仄”句式,七言的“平平仄仄仄平仄”句子,这只是半拗,可救可不救。有违格律的拗句是不允许的。如犯孤平,必须采取拗救措施。一般说来,前面该用平声的地方而用了仄声,后面经常在适当的位置上补偿一个平声,进行本句自救或对句相救。
  一、本句自救。先看五言“平平仄仄平”的句型。如果句中第一字该用平声而用了仄声,就犯了孤平,那么当句第三字则要用平声来补救,使之变成“仄平平仄平”的句式。例如,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(孟浩然)。出句第一字应平而用了仄声字“夜”,便要将应仄的第三字改为平声字“风”作为补偿。又如“不敢高声语,恐惊天上人”(李白《夜宿山寺》)。对句第一字应平而仄,用了仄声字“恐”,就必须将应仄的第三字改为平声字“天”来进行补救。
  再说七言“仄仄平平仄仄平”的句式。若是第三字用了仄声字,就是犯了孤平。这时必须在本句第五字用平声字来补救,使之成为“仄仄仄平平仄平”的句式。例如“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”(贺知章)。对句第三字该用平声字 而用了仄声字“客”,便将应为仄声的第五字改为平声字“何”来作为补偿。
  还有,七言“平仄平平仄仄平”的句式。虽然第一字用了平声字,如果第三字应平而仄,变成了“平仄仄平仄仄平”的句式,仍然是孤平句。必须要把应仄的第五字改成平声字来补救,成为“平仄仄平平仄平”的句式。例如“杨柳渡头行客稀,罟师荡桨向临沂”(王维《送沈子福之江东》)。尽管出句第一字应仄而平,用了“杨”字,但第三字该用平声而用了仄声“渡”字,第五字仍要用平声字“行”来补救。又如 “长笛一声归岛门”(潭用之),也是本句自救。
  二、对句相救。孤平除进行本句自救外,还可以与对句形成双重相救。例如:
  1、“白玉一杯酒,绿杨三月时”(李白《赠钱徵君少阳》)。对句中的“三”字既求了本句的“绿”字,又救了出句的“一”字,不过象“白玉一杯酒”(属于半拗),这样的句子可救可不救。
  2、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(白居易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)。出句“不”字应平而仄,对句“吹”字相救。但“春风吹又生”不是孤平拗救。
  3、“一身报国有万死,双鬓向人无再青”(陆游《夜泊水村》)。对句中的“无”字,既救了句内的“向”字,又救了出句中的“有、万” 二字。
  4、“野蚕成茧桑拓尽,溪鸟引雏蒲稗深”(许浑《凌敲台送韦秀才》)。对句中的“蒲”字,不仅救了本句的“引”字,而且还救了出句中的“拓”字。这样就把本句自救与对句互救结合了起来。古人“对句相救”的方法,只作了解,不宜模仿。
  在此,特别值得提出的是,现在不少人认为“平仄仄平仄仄平”不是孤平句,没有犯孤平。因之在报刊、杂志与网上,不时出现这种句式。每当与诗词爱好者谈及此事时,有的说犯孤平,有的公然说是王力著作中所允许的。这是从何说起啊!
  王力教授在“孤平的避忌”(见中华书局出版王力著《诗词格律》第30—31页)中写道:孤平是律诗(包括长律、律绝)的大忌,所以诗人们在写律诗的时候,注意避免孤平,在词曲中用到同类句子的时候,也注意避免孤平。
  在五言“平平仄仄平”这个句型中,第一字必须用平声;如果用了仄声字,就是犯了孤平。因为除了韵脚之外,只剩一个平声字了。七言是五言的扩展,所以在“仄仄平平仄仄平”这个句型中,第三字如果用了仄声,也叫犯了孤平。在唐人的律诗中,绝对没有孤平的句子。毛主席的诗词也从来没有孤平的句子。
  上面的一段话,王力教授没有提到“平仄仄平仄仄平”的句式。这种句式除了韵脚之外,前面还有两个平声字。故有人说这不是孤平句,没有犯孤平。
  然而,王力教授在下文“拗救”(见中华书局出版王力著《诗词格律》第36—37页)中所举出的例子及其说明,行家一看便知。例如:溪云初起日沉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(唐•许浑《咸阳城东楼》),并加以说明:第三句“日”字拗,第四句“欲”字拗,“风”字既救本句“欲”字,又救出句“日”字。
  又如:野桃含笑竹篱短,溪柳自摇沙水清。(宋•苏轼《新城道中其一》)并指出,第五句“竹”字拗,第六句“自”字拗,“沙”字既救本句的“自” 字,又救出句的“竹”字。
  从王力教授所举的例子与说明不难看出,他的观点是非常明确的。“平仄仄平仄仄平”的句式属孤平句,的确犯了孤平,不然为何要拗救呢?这说明我们不能断章取义。而且王力教授在《汉语诗律学》第97页中明确指出:“七言的B式句子(即仄平脚“仄仄平平仄仄平”句式)里,第三字该平而仄,则第五字必须用平以为补救。七言第一字用平声是不中用的,因为它的地位太不重要了。这充分说明“平仄仄平仄仄平”仍然犯了孤平,唯有“在后面”第五字用平声字来救,成为“平仄仄平平仄平”的句式,才不犯孤平。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