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作品点评浅议

作者:登邑翁
信息来源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8-07-09

诗词作品点评浅议

——兼与熊东遨先生商榷


  关于“作品点评”,方法可以多种,方式可以多样,但标准与原则却不能多种多样,必须统一。现试就《中华诗词》总第84期中的“作品点评”浅析如下。
  1、从欣赏的角度进行点评。例如:

端  午
作者 宫民岗
自古忠臣立世难,空将米粽吊屈原。
使争民主宰华夏,何用吟骚问上天。

  点评导师站在读者的立场,对这首诗进行了具体分析,作出了高度评价。首句以感慨开篇;第三句巧下“争民主”三字,既承上启下,又结合古今;诗尾结以问句,不尽之意,见于言外矣。全诗于谨严中见开合,于流畅中见跌宕,真精于诗法者也。屈原“吟骚问天”,史称壮举。此诗对此壮举作现代观照并作现代评判,死案活翻,令人耳目一新,精于此道者前有杜牧之,后有王安石。此诗作者不求与古人同而不得不同,不求与古人异而不得不异,真善感善写者也。
  真是诗作意美,点评精妙。的确,“与进俱进,继承创新,可由此诗悟人”。
  2、从爱护的角度进行点评
  导师对以下几首诗在具体分析的基础上,作出了客观的点评。既肯定了每首诗好的地方,又指出了各自的不足之处,同时进行了修改,更提出了希望,真可谓语重心长,例如黄稀所作的两道短诗:

(一)游伍山石窟
宏伟山中窟,石工血泪成。
游人时驻足,隐隐有悲声。

(二)山里老邮工
夜雨苍苔路,晨行步履艰。
千家传远信,柱杖出深山。

  导师点评:这两首五言绝句写的很有特点,一写古,一写今。第一首诗体现了对旧时代劳动者的同情和怜悯。“隐隐有悲声”写的最为感人,这种意象是作者联想出来的,更增加了诗意味。第二首写现代山里的老邮工,一个兢兢业业的劳动者的形象。“柱杖出深山”使人肃然起敬。在肯定这两首诗写得较好的同时,也指出了词语运用上的不足,并作了个别修改。将“宏伟伍山窟”改为“宏伟山中窟”;把“策杖出深山”改为“柱杖出深山”。又如张建成的原作:

锄谷
小锄锄谷夏天炎,躯体曲成三道弯。
非是农夫无直骨,奈何生计赖山田。

  导师对《锄谷》的点评:有诗的构思。农夫躯体成三道弯,非无直骨,迫于生计,是通过形象立意,写出深意来,这很好。末句平淡,成赘文,有重复感。故将末句改为“一家生计坠胸间。”这样既深化了语意,又非常贴切于“主体”意象:三道弯的躯体。语言形象,语意深刻,章法上也起了波澜,不再是平铺。同时殷期原作者好好体味这首诗的修改,鼓励其进一步掌握艺术的构思技巧及表现手法。改作:

炎炎夏日犹锄谷,躯体曲成三道弯。
不是农夫无直骨,一家生计坠胸间。

  导师对原作虽修改不多,可是改到了点子上,末句真有画龙点晴之妙,“一家生计”这副重担就象石头“坠”在胸间。然而首句尚须斟酌。因“炎炎夏日犹锄谷”中的“锄谷”与题目重复了,诗词应惜墨如金。
再如罗福江原作:

威海公园
园门不设任君行,游乐健身雅趣生。
听浪说今还道古,踏溪分绿又穿红。
护栏百引多仙客,陶塑十寻小草亭。
欲觅荒滩曾住处,一湾碧水抱新城。

  点评:此诗以公园的建设表现城市的变化,有时代感。并在肯定第二联和第四联的同时,也指出第一联与第三联的不足。而且还建议:写公园这类景点忌写成说明文、导游词,办法是置身其中,抒写自我的观察体验。如尾联从切身体验写城市变化,“欲觅荒滩曾住处”构思巧妙,对比鲜明,结句也美。而首联“任君行”只是客观评价,“游乐健身”也是泛指其功能,不是诗的表达法,宜从切身感受的角度写。第三联只介绍陈设,没写出美,不动人。“仙客”不实际;“陶塑十寻”只见其高,未见其美。试换一角度,加点情致。改作:

园门不设称心行,放眼舒怀雅趣生。
听海说今还道古,踏溪分绿又穿红。
凭栏小立多情思,邀友闲谈入草亭。
欲觅荒滩曾住处,一湾碧水抱新城。

  导师对“原作”的分析具体,点评客观,并且提出了指导性的意见,修改适当。改后更富诗意,更具情趣,感觉甚美。
  3、应从鼓励的角度进行点评,
  例如马文斐所作的两首七言绝句:

  一、春雨梨花(原作)
霏霏一夜雨兼风,碧草茸茸点白萍。
含泪梨花枝上俏,相思难解意难平。

  导师熊东遨指出问题有三:一曰偏题。碧草、白萍齐来入座,喧宾夺主;二曰搭配不当。首句“雨兼风”与“霏霏”殊难统一,“风”字出韵犹在其次;三曰命意未深。梨花含泪,本当直入人心,而诗中只道得“意难平”三字,其泪便成廉价物了。
  改作:

水晶帘外雨初晴,俏脸生春莫暗惊。
留得数行清泪在,为君垂滴到天明。

  对照“改作”与“原作”,面目全非,这还是原作者的诗吗?本来“春雨梨花”这题目就富有诗意,显然应写“雨中梨花”。而“改作”却写成了“雨后梨花”。如果说“原作”偏题的话,那么“改作”则离题了,这是其一;关于“风”字出韵之说,不知根据何在。在《诗韵新编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)中,“风”、“萍”和“平”三字同属庚韵,都是平声,这是其二;其三,首句“雨初晴”与结尾“垂滴到天明”前后矛盾。既然雨后初晴,残留在梨花上的小水珠是有限的,如何能垂滴到天明呢?根据:“改作”,可否写成:

水晶帘外雨纷纷,俏脸含羞更可人。
难解相思花带泪,为君垂滴到天明。

  这样写符合题意。首句“雨纷纷”指细雨接连不断地下;第二句用拟人手法凸显出“雨中梨花”的娇羞无比、楚楚动人;第三、四句道出“含羞更可人”的关键所在,雨水好似梨花的相思泪,为君垂滴到天明,不仅使梨花更加可爱动人,结尾还巧妙点出春雨下了一夜,与首句相呼应。

  二、老人戏雪(原作)
一夜飞花遍野畴,气清神爽足淹留。
彩衣绕树春花艳,素羽漫天柳絮柔。

  改作
一夜梨花覆野畴,谁家翁媪竞风流?
飞琼溅玉通身素,忘却从前是白头。

  点评指出:“老人戏雪”题目不错,可惜内容如注水的肉,留下一头一尾,余者都当水分挤掉。运用些形象思维手段充实虚空,或能成为一首可读之诗。导师说的是“略加改造以示版权”,实际上却改的不少。一首诗只留了头一句,且换了两个字。把首句中的“飞花”改为“梨花”,说是用典。其实“飞花”一词很有动感,形象逼真,用在这里有什么不好。再说“改作”第四句“忘却从前是白头”也让人费解。笔者觉得,对作品的点评,关键在“指导”二字。应指导人去思去想去练去写,使其不断提高。若不对症下药,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即使改得再多,也于事无补。
  点评还指出:“题目‘老人戏雪’,主人公要登场啊!千唤万唤不出来,哪还有‘戏’? ”其实不然,原作第二句“气清神爽足淹留”就交待了主人公早已出场,而且还在活动现场留下了不少足迹,老人们却一点也不累,依然神清气爽。紧接着第三句“彩衣绕树春花艳”,描写这群老人象孩童一样打雪仗的热闹场面,你追我赶,绕着树木东躲西藏,的确颇有情趣。较之“飞琼溅玉通身素”更富有诗情画意。且“彩衣绕树”中的“彩衣”是指老人,是用典。“原作”的艺术构思技巧与表现手法独具特色,尤其在交待人物出场时,不象“改作”那样直接说出一家翁媪两人,而是留有余地,让读者用心去看。究竟有几个人呢?也许两个或三个吧?也许是邻里三五成群的老玩童哩!这说明应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作品,不能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强加于人,替代原作。“改作”再好,但改多了,连意思也变了,也就不是原作者的诗了。对待学员的作品,导师应站在原作者的立场,根据原作品的实际,从鼓励的角度进行点评。
  综上所述,对作品点评:一是要高标准严要求,即要符合律诗的格律要求和词语的规范运用;二是要根据原作品的实际,予以客观评价,既要指出问题、提出指导性的意见,也要善于发现闪光点,加以肯定,以鼓励为主,催人奋进;三是要慎重对待作品的修改。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以多就少改为原则,非改不可的除外,可改可不改的尽量不改,避免改得面目全非。
  以上只是笔者个人的一孔之见,在此特与相关点评导师商榷。希望能引起作者、编者、读者和专家的重视。欠妥之处,请不吝赐教。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