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议对联的起源与发展

作者:
信息来源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8-07-06

  对联萌芽于先秦两汉,成长于六朝,成型于唐代,流行于宋代,明清达到鼎盛时期。对联的历史悠久,至今已有一千多年了。
  对联是从魏晋南北朝时期乐府诗中的对仗句脱胎而来。乐府诗中的对仗句,在先秦两汉时萌芽,魏晋时成长,南北朝时成为主体。对仗句用于文章,称为骈文;用于诗歌,称为律诗;单独运用,就是对联。
  对仗这种修辞方法早在《诗经》、《论语》中就得到运用。如: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;今我来思,雨雪菲菲。”“君子坦荡荡;小人常戚戚。”“青青子衿;悠悠我心。”还有汉、魏晋时出现的对偶句子如:“布绿叶之萎萎;敷华蕊之蓑蓑。”“鱼戏新荷动;鸟散余花落”等对偶语句就是对联的前身。在南北朝时,确定了汉字“古四声”读音,产生了声律,从而进一步促使律诗在唐朝成熟。于是在诗的朝代(唐朝)同时也产生了对联。余德泉教授在其所著的《对联纵横谈》一书中也明确指出:“对联产生于唐代”。而且,对联的对仗比起律诗来更趋于工整。
  对联,实际上就是单独运用的对仗句,而单独运用的载体是丰富多彩的。贴于柱上谓“楹联”,书于门上谓“门联”,刻在石壁谓“岩联”,挂于厅堂谓“堂联”等。例如:赵曾望等著《对联丛话》并引“堂室之题句”中载,东汉末年,北海太守孔融就集其诗联悬于客室:“座上客常满;杯中酒不空”距今有1700多年,这大概是我国最早的客厅联了。又如:谭嗣同在《石菊影庐笔识》中,记载了南朝梁代文学家刘孝绰罢官后与其三妹刘令娴写的对句:“闭门罢庆吊;高卧谢公卿。”“落花扫仍合;丛兰摘复生。”谭嗣同说,此虽似诗,而语皆骈俪,又题于门,自以为联语之权舆矣。这两副对联可以说是最早的“门联”,距今1400多年了。这些事实有力地说明,对联同律诗一样,源自于南北朝时期的对仗句。
  再如:福建《福鼎县志》和《霞浦县志》中记载的唐代对联:“大丈夫不食唾余,时把海涛清肺腑;士君子岂依篱下, 敢将台阁占山巅。”“石头磊落高低结;竹户玲珑左右开。”“竹篱疏见浦;茅屋漏通星。”以上实例充分说明对联成熟于唐代。不仅如此,而且唐代已开始出现把学习对句作为启蒙教育的主要手段——“对课”,这种教学至明清时已普及到所有的童蒙学塾中了。
  对联的发展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阶段,大体可分为四个时期:成熟时期、鼎盛时期。低谷时期和复兴时期,呈现出曲折发展的规律。
  1、成熟时期。对联成熟于唐代,在宋、元两代得到进一步完善与推广,并被广泛地应用在人们的生活中。如唐朝颜真卿与陆羽等人游山时的即兴联作:“竹山招隐处;潘子读书堂(颜真卿)。”“万卷皆成帙;千竿不作行(陆羽)。”据莫高窟藏经洞出土的敦煌遗书中记载,岁日:“三阳始布;四序初开。”“福延新日;寿庆无疆。”立春日:“年年多庆;月月无灾。”“门神护卫;厉鬼藏埋。”“书门左右;吾傥康哉。”句尾题:“(唐玄宗)开元十一年八月五日写……”,即公元723年写。这些节气联要比孟昶的春联早200多年。春节贴春联,自唐代以后,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,已成为我国民间的传统习俗。到了五代,春联的质量已较高了。据《宋史•蜀世家》记载,公元964年除夕,后蜀主孟昶亲笔书写的春联:“新年纳余庆,佳节号长春”也离不开这个大背景。
  宋元两代,对联的发展较快。宋初,撰联之风渐兴。桃符是对偶联句转成狭义对联的最初的外在形式,此时的春联仍称“桃符”。正如宋代政治家王安石在其《元日》诗中所写: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在一些笔记中还刊载了宋代黄山谷、苏轼等人所撰的各类对联。如“松下围棋,松子每随棋子落(苏出句);柳边垂钓,柳丝常伴钓丝悬(黄对句)。”又如苏小妹联试新郞:“闭门推出窗前月(苏小妹);投石冲开水底天(秦观)。”再如苏轼联戏佛印:“向阳门第春常在;积善人家庆有余。”(有的可能是故事而非史实)
  元代记载的对联,如:赵孟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