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面子的人

作者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8-11-02 09:00:04

  从前,赵家大院有一个叫赵全胜的人,他本是书香门第,后来穷了,只得外出谋生。有一天,赵全胜的父亲赵老固接到一封信,信上写道:
  “儿在外三黄,帽海袜江;日行千里不出屋,夜宿八足凉床;若遇便船,起早回乡。”
  赵老固看了信,喜出望外。出外一年的儿子,居然在外面混出了名堂。一个头戴黄帽,身穿黄衣,脚登黄鞋的全胜儿,住的是深宫大院,白天在花园里游玩,晚上睡在特别为他制作的一个八只脚落地的大床上,该是多么神气啊!特别使他高兴的是,儿子快要回来了,不是坐船,就是乘车,真是衣锦还乡呀! 赵老固成天在码头和大路口转,一有大船和漂亮的车子经过,就要去探听一番。
  有一天,有一条大木船驶来,逆风逆水,拉纤的人就有八条大汉子。其中还有一个身材矮小,破衣烂衫的三十多岁的人也夹在中间,吃力地拉着纤绳。
  船到码头,拉纤的大汉都卸下搭包,上船休息去了,独有那个瘦小的人留在岸上,他就是赵全胜。
  赵全胜走到父亲跟前,喊了一声:“父亲!”赵老固对他看了两眼,又转身张望:谁是他的父亲呢?可是这个人已拉住了赵老固的手:“爹,我就是赵全胜!”
  老固过细一看,的确是自己的儿子,问道:“你比讨米的都不如,为么事信上说的那威武呢!”
  “父亲,常言说江无底、海无边,你家看我这帽子烂掉了边,袜子穿掉了底,不就是帽海袜江么?”
  “那三黄又怎样讲呢?”
  “中药里有这么三味药,叫黄连、黄芪、黄岑。这三味药都是苦味,我指的就是在外面日子过得很苦呀!”
  “还有几句怎样讲呢?”
  “‘日行千里不出屋’,就是帮人家在磨房里推磨;‘夜宿八足凉床’就是两张桌子连起来当床睡;‘若遇便船,起早回乡’就是说帮人拉纤,混口饭吃,回到久别的故乡啊!”
  老固一听,气得直跺脚:“你这样爱面子,怎不把裤子脱下来把脸蒙倒呢!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讲述人:张声玉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集整理:张同城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