苕女婿过门

作者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7-12-06 10:45:55

  从前,有一户姓丁的人家,很有钱,随么事都不缺,只是养的儿子不争气,是个苕。苕儿子过了二十六岁还有讨着媳妇,就连媒婆也冇得上门的,父母急的是团团转。为了不使丁家断了烟火,只好花大钱请媒婆陈铁嘴。这个陈铁嘴还算不赖,她能把黑的说白,把死的说活。当天,丁家就与陈铁嘴订下了合约,事成之后赏银五百两。陈铁嘴满有把握的把胸一拍,打下了包票。次日,她就满处打听有冇得合适的女家。几天后,她还真打听到一家。这家姓吴,住在离丁家较远的一个庄上。来到吴家,陈铁嘴就为丁家吹上了:如何有钱;儿子如何有人品、有口才……吹的是活龙活现。吴家一听,也很爽快地答应了这门婚事。

  按当地的老规矩,女家发八字之前,要男方到女家走一趟.谓之“过门”。到了“过门”这一天,陈铁嘴可就有点担心了,要是这苕东西到女家一使苕劲说走了嘴,岂不是前功尽弃?她也真不愧是最拿手的媒婆,领着苕上路时心中就想出了办法。决计按女家当地接待新女婿的一般过程,编出几句“四言八句”叫苕死死地记着,到时看她的眼色行事,说不定能蒙哄过关。

  事有凑巧,当她想出这个点子的时候,路旁一个池塘边站着两个读书人,正望着池塘出神,口里说着话:“一塘好清水,可惜无鱼秧。”陈铁嘴一听,拍手叫好。据她的经验,新女婿过门,女方的嫂子们都要逗逗新姑爷,往往把一碗清水奉上,试试新姑爷的口才。这两句话不正用得上么?于是就要苕死死记住。

  他们继续赶路,走不多远,又遇上一个渔翁坐在一个池塘边叹息说:“一塘好鱼秧,可惜无网打。”这是渔翁今天忘带网来,又走了一程,快到女家了。陈铁嘴想,有这几句就可以对付一下了,心中非常高兴。冷不防,路旁窜出一条母狗,向一个捡粪的老头扑去。捡粪的老头急了,举起粪耙大叫一声:“母狗母狗你莫‘奢’牙,小心老子一钉耙。”陈铁嘴也吓了一跳,催着苕快走。冇想到苕儿子这时却一本正经地说:“莫慌,等我把这句话学到再走。”陈铁嘴看到他那苕样,只是发笑。心想:我是教你记那些斯文话,那个让你学这粗鲁话?

  到了女家,还真让陈铁嘴算着了。女家嫂子们端出了一碗白开水。陈铁嘴忙向苕使眼色,苕便摇头晃脑地说:“一塘好清水,可惜无鱼秧。”这一下把女家嫂子们乐坏了,这新姑爷真有口才。急忙拿出爆米花倒在白开水里,但不给他筷子,看他如何。这时的苕连看都冇看陈铁嘴就说:“一塘好鱼秧,可惜无网打。”嫂子们更乐了,就拿出一根筷子给他。苕不加思索:“双桥好过,独木难行。”这几句话一说完,可把女家一屋人都说热了。女家的母亲,更是喜的鼻子眼睛都搬了家,嘴也喜得合不拢了。正要走过去过细看看这心爱的女婿,就在这时,苕女婿神色大变,拿起手边的一根木棒,大声吼道:“母狗母狗你莫‘奢’牙,小心老子一钉耙。”吓得丈母娘抱头就跑,等到陈铁嘴从惊楞中醒过来的时候,想阻拦也迟了。

  在回家的路上,苕儿子还同往常一样,哼着他熟悉的儿歌,可陈铁嘴伤心的要死:她那一笔将要到手的赏钱丢的太惨了。

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讲述人:王德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集整理:张同城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