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断一女三婚案

作者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08:53:17

  汈汊湖边有一个农夫名叫许诚,他有一个女儿叫云姣,到了十六岁,许诚作主,将云姣许与赵仁为妻。
  邻里有个喜欢做媒又很能干的刘婆,不晓得云姣已经许人。就对云姣的母亲张氏说愿为云姣做媒。张氏对丈夫许诚专权将云姣许与赵家不满,于是答应刘婆又将女儿许给胡贵为妻。云姣的舅舅听到这事,心里不服,又将云姣许与童家。不久,赵、胡、童三家同时送来聘礼,许诚慌了手脚。三家送聘礼的人争的不可开交,可还是有得结果。实在冇得办法,最后只好到县衙打官司。
  县官接到状纸也感到为难,后来他终于想到断案的主意。第二天便请有关人员到堂,先问许诚,许诚说: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我的姑娘已经成人,所以我将他许配给赵家。”县官听后点点头说道:“好,有道理。”又问许诚的妻子张氏,张氏说:“姑娘亏我十月怀胎,三年抱抚,直到她成人,慈母心血为多,父亲能够擅自将她许人,为必我就不能?”县官又点点头,接着又问云姣的舅舅。她舅舅说道:“云姣除了父母,我为最亲。她的父母能各自将女儿许人,难道我就不能作主吗?”县官一听。三个人说的各有各的理,很有点为难,最后只有对云姣说:“由你决定吧!”云姣一听哭了起来,对县官说道:“从一个必负另外两个,负父母为不孝,负舅舅为不敬,我只有死了最好!”县官一听追问云姣:“你真的愿意死吗?死了不能复活,你不失悔?”云姣说:“愿意死,决不失悔!…‘好!拿药来!”不一会,手下端着毒药上堂,县官对云姣说:“你既然愿意死,我就成全你,你把这碗毒药喝下去吧!”云姣急忙上前,端起药碗就喝。还冇喝完,就见她在地上打滚,不一会便死在堂前。
  云姣的父母和舅舅一见,不顾一切,扑上前去抱尸痛哭,赵、胡、童三家的儿子也随着大哭。县官指着三个后生问:“你们有没有愿意领取云姣尸首的?”胡、童两个人不应声,唯有赵仁上前说:“我愿收尸!”县官问道:“你为什么愿意收她的尸体呢?”“我家贫寒,不能再娶,再说云姣荒野埋骨,无人为伴,我们既然是夫妻,她先走一步,我愿陪伴于她,以表我的寸心。”说罢.扑向尸体大哭。
  县官叫赵仁和胡、童二人各在两份判决书上签字划甲,然后将胡、童两家的聘礼判归赵仁,叫赵仁领尸回家,嘱咐他厚葬云姣,判罢退堂。
  赵仁请人抬着云姣的尸体出衙,走不多远,突然看见云姣的身子动了动。赵仁不敢相信,急忙上前用手在鼻孔前一试,觉得云姣有气出入,便叫将云姣抬到树荫下。不一会,只听云姣哼了一声,然后坐了起来。众人感到吃惊,连忙跑回去禀告县官,县官听后一笑,说道:“云姣喝的是假毒药,刚喝下去,会腹疼难忍而假死。现在药性一过,所以她又活过来了。”
  这就是县官巧断一女三婚案的故事,这故事一直流传至今。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讲述人:王为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集整理:王家瑞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