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妯娌

作者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7-12-21 08:57:16

  从前有个老头,对四个聪明能干的媳妇非常刻薄。
  一天晚上,四妯娌正在纺线,公爹怕他们偷懒,就端条凳子坐在一旁监督。直到深夜,公爹还冇得让媳妇们休息的意思,四妯娌都暗自在心里埋怨。忽然,家里的一只猫见梁上有一老鼠,就想蹦上去抓住它。结果,不但有抓住老鼠,反而掉下来摔得直叫。四妯娌一见,便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开了顺口溜,用来提神:
  “四肢一腾云,”
  “眼睛像铜铃;”
  “深夜逼老鼠,”
  “样子吓死人。”
  公爹一听,知道是在骂自己,气坏了。第二天便以辱骂公爹忤逆不孝的由头跑到县衙告了四个媳妇一状。县太爷立刻拿她们四妯娌到衙审问。四妯娌分辩道:“启禀老爷,我们并不是辱骂公爹,只是夜深人困,随便说顺口溜来提提精神罢了。”“你们果能吟诗答对?好,今日当着本县的面吟一首来听听!”
  “老爷,那以么事为题呢?”
  老爷四下一看,便道:“就以这鼓为题吧!”
  四妯娌互相看了看,依照顺序说道:
  “门前一面鼓,”
  “鼓上画老虎;”
  “今年做知县,”
  “明年当知府。”
  老爷一听大喜,正要给赏钱,不想夫人从后堂出来,连连说道:“好诗!好诗!再来一首!”四妯娌对着夫人打量一番,问道:“再以么事为题呢?”“就以院中槐树为题。”四妯娌一听即吟了起来:
  “院中一棵槐,”
  “叶绿花常开;”
  “今年当夫人,”
  “明年升知太。”
  老爷和夫人越发大喜,当即赏银十两,并以“诬告罪”责打那老头二十大板。
  四妯娌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。公婆正在门口张望,见媳妇们回来,不见自己老伴的人影,就问道:“你们的公爹呢?”四妯娌答道:
  “爹爹脾气犟,”
  “进城告刁状;”
  “挨了二十板,”
  “还在后头荡。”
  过了一会,老头咧着嘴跛着腿回来了。四妯娌一见便又说开了:
  “进门一只虎,”
  “嘴巴气的鼓,”
  “不会做爹爹,”
  “冤枉挨屁股。”
  打这以后,他再也不敢刻薄四个媳妇了。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讲述人:王为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集整理:向新国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