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铜匠打官司

作者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7-09-04 09:31:28

   相传3000多年前,黄龙湖位于洞庭湖尾,属于云梦大泽的一部分。当时长江、汉水、洞庭湖在此连成一片,烟波浩淼,只露出几个小山成为湖中之岛。随着地表的抬升,湖水退去,汉水不断冲泻,逐渐形成了现在的黄龙湖。湖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黄龙子孙。到了明清两朝,黄龙湖也将随洞庭而去,变得桀骜不驯,狂燥不安,时而泛滥成灾,吞噬周边的房舍和农田;时而干涸见底,旱魔呈凶,渴死了岗地上的庄稼。 清朝光绪二年,为保证百姓生产生活用水,官府决定从天成至大山筑坝蓄水,于是修建了天成垸。水坝修建好之后,锁住了黄龙的野性,周边的农田得以旱涝保收。 清朝末期的宣统年间,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雨季格外漫长,黄龙湖水迅速上涨,淹没了许多良田,拦水大坝也岌岌可危。住在坝下的几个村的老百姓日夜忧心,担心一旦坝毁,他们的农田、房舍都将被水龙王带走。幸而,天公作美,乌云散尽。接下来几个月滴雨未下,全靠引黄龙湖水灌溉才得了个大丰收。可坝下的百姓惧心未退,他们公议决定毁坝修渠,一劳永逸。坝下的几个代表一纸申诉状告到了县衙,要求拆坝保民。县太爷一看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万一哪一天坝倒人亡,他也担不起这个罪责,官帽难保,于是准了诉状。 坝下的诉状被准,坝上黄龙湖周边的大小村子都一齐炸了窝。水乃万物之源,农业之命脉,不说湖边百姓的日常生活离不得,就是坝下的百姓的农田也赖以灌溉,一定要保坝保湖。坝上几个村的百姓也联名向县衙递了诉状。县太爷看了坝上的百姓的诉状,请来师爷商量。师爷把两纸诉状从头至尾看了一遍,分析道:坝下的百姓遇雨有性命之忧,毁坝后,坝上百姓虽缺水用,但可离乡背井择地而居。第二天,县老爷升堂断案,坝上百姓诉状不准。消息传到黄龙湖边,坝上的百姓傻了眼,一想到要他们离开祖辈刀耕火种留下的膏腴之地,去过颠沛流离的日子,犹如万箭穿心。 七里村有个左铜匠,好行侠仗义,有胆有识。他决定重新请人写下诉状,带着状纸去京城告御状。川沔地区有位大名士——柳丙元听说此事,连夜为左铜匠写好诉状,并一字一句教左铜匠读熟记牢。

   从黄龙湖去京城,千里迢迢,左铜匠一步一个脚印儿往前走,丝毫也没有退缩。等他到达京城时,家家都在贴红纸吃年饭,刑部也已封印放假。天寒地冻,左铜匠无处可去,但打赢官司的信念始终支持着他。他一连几天都在巡捕衙门前转悠。终于有一天,左铜匠得知刑部有个姓左的堂官,就立即登门拜访。可左姓堂官不见,左铜匠就一直跪在门外。京城此时是寒风凛洌,滴水成冰。左铜匠跪了一天一夜,直到晕倒在地。左铜匠的诚意深深地打动了他。于是刑部紧急开堂办案。

   想打官司也不容易,左铜匠违例告状,先要遭受滚钉板的惩罚,后被衙役把头按在铡刀下威胁,左铜匠都承受了下来。虽然浑身是伤,但他仍一字不漏地背出了状纸上的每一个字。正是靠着他这样的胆识打赢了这场官司,保住了黄龙湖。

   消息传到家乡后,黄龙湖区群众兴高采烈,奔走相告。左铜匠回乡后,与坝下百姓公议:趁年末春初大修堤坝,修闸调蓄,开渠导水,保民安民。

   为牢记左铜匠的功德,从此黄龙湖周边村举行大事公议,都要请左铜匠入座后方能召开。解放前在大山村原有一个议事大厅,里面还为左铜匠立了牌位,黄龙湖周边的几个村每逢公议大事,首先都要为左铜匠上香,其意为凡事都要秉公而行。            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