剐子案

作者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7-09-04 09:30:28

 

  清末,汉川有个叫张怀民的县令,为官倒也清正,就是办事有点迂腐。

  一天,张县令外出私访,经过汈汊村时,忽然听见有个妇人在高喊:“儿打娘啊!”他一听就发了火,这还了得!儿打娘,大逆不道。于是,马上就命衙役把民妇母子带回县衙。一回县衙,县令就开堂问民妇。

  “下跪何人?”

  “民妇刘氏。”

  “你儿子姓甚名谁?”

  “姓杨叫天根。”

  “刚才本官从你家门前经过,亲耳听见你喊‘儿打娘’,可有这事?”

  “启禀老爷,那是我逗小儿玩,失口喊出来的。”

  “你还狡辩?儿子打娘,犯了忤逆不孝之罪,按王法要处剐刑。”

  刘氏一听,急忙辩解:“老爷,我儿只有三岁,不懂么事,实在冤枉啊!”

  张县令叫衙役端来饭和屎对刘氏说道:“要是逆子吃屎不吃饭,本官定他无罪;要是逆子吃饭不吃屎,本官定要重判!”

  这三岁的小伢饿了半天,叫他吃东西自然是吃饭不吃屎。县令一看,提笔就判了天根“剐刑”,还把案卷呈报了刑部。

  过了几天,张县令的夫人从娘家回来,听说这事后,晓得老爷错判了案子。劝他改判也难,便想了一个巧妙的办法。第二天,县令正在书房看书,突然听见门外有人高喊:“儿打娘啊!”老爷一听心里便恼,刚判了个“儿打娘”的案子,么样又出“儿打娘”的事。连忙出门查看,原来是自己三岁的儿子正用小手打他娘的脸。夫人见老爷出来,忙喊:“老爷你看,儿在打娘,你得判他个剐刑!”

  张县令好笑地说:“孩童无知,那是打着玩的,夫人怎么当真?”夫人便抓住这话反问:“那三岁的天根,打他娘好玩,老爷为么事当真呢?”

  “这……”老爷被问住了,这才悟出判天根剐刑实在冤枉,就说:“多亏夫人提醒,这个案子是得重判。”哪晓得就在这时,刑部的批文正好下来,上面写着“维持原判,立即问剐。”张县令急得直抓脑壳.不晓得么样办才好。还是夫人机敏,提出用“羊子”替代“杨子”,来一个欺上瞒下。

  第二天午时三刻,张县令令人把一只剥了皮的羊子丢进汈汊村前的湖里,湖水马上被血染红。他还吩咐衙役守在湖边,不准收“尸”,等到晚上又偷偷捞起死羊埋了。刘氏不晓得底细,跑到湖边搭起个草棚,坐在里面伤心地哭喊:“天根……”张县令的夫人一边暗中向刘氏通气,一边派人把天根送到外地寄养。

  天根长到五岁,张县令便请名师教他读书。十年寒窗,一举成名,后来天根考中头名进士,衣锦还乡,母子两人这才相会。人们弄清事情的经过,有得那个不称赞张县令夫妇的恩德。

  后来,人们就把剐羊子的湖叫“剐子湖”,把刘氏搭棚的地方叫“望儿滩”。天根躲藏过的地方,也被取名叫“护子潭”。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讲述人:汪为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集整理:汪新忠

       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