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洄游”就业的双赢抉择 [湖北日报 2016年3月11日]

作者:梁晓莹、熊国春、刘定旭
信息来源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6-03-14

开春,不少产业园区又在为“招工难”犯愁。不过,记者在汉川采访发现,一些用工曾“捉襟见肘”的乡镇级园区,车间却热热闹闹。

8日,记者走访汉川马鞍乡、西江乡等地发现,飞速发展的镇域经济正引领大批劳动力“洄游”。“赚钱”与“顾家”,不再是必须取舍的硬币两面。

企业在村头,就业家门口

马鞍乡榔头村,地处汉江边丘陵地带,人均耕地不足7分地。这一弹丸之地,却聚集着30多家大大小小的服装企业,形成一个小有名气的保安劳保服装集群——榔头工业园。全省15家保安服装定点企业,7家在榔头村。

说是工业园,其实找不到一个园区实体。10余年聚集和成长,一个个服装厂房散布在村中,深深融入这个热闹乡村的血脉。

在铭元服饰公司车间里,31岁的魏欢正在缝合制服压肩缝。“骑车回家就15分钟。”她有两个孩子,大的10岁,小的4岁。自从小女儿出生,她就再没有出远门打工了。

“孩子还小,没怎么加班,一年收入3万多元。楼上车间的胡小兰,孩子是她婆婆帮着带,有时间加班,去年赚了6万元,是我们车间最多的。”魏欢说。

铭元服饰董事长谭新洲说,前几年一直用工紧张,但今年要好招得多。越来越多像魏欢这样的返乡村民,愿意在家门口上班。

在彩虹服饰公司采访,遇到刚回乡的老员工刘玲,她去年在武汉一家美发店做收银。

刘玲说,去外面闯荡一番,才觉得回家更好:有免费的两人间宿舍,还安了空调;水电、三餐都免费,生活开销很小。“只要勤快,一个月5000多元不成问题。”

马鞍乡乡长余春华介绍,乡里的服装企业从最初20多家扩张到126家,已初步形成索子垸、喻河、榔头三大片区,1.5万人从事服装业。“过去,乡镇组织招工压力很大,这两年轻松多了。不仅本地村民愿意返乡就业,还有襄阳、黄冈甚至四川那边的年轻人也成群结伙过来。”

招工形势好,很大程度缘于企业形势好。“保安制服这一行,订单非常稳定。而且服装样式固定,操作难度不高,这也很吸引人。”彩虹服饰的厂长彭进生说。

劳动力“梯度洄游”,幸福感增强

与马鞍乡不同,西江乡北河工业园的服装企业以女性时装为主。

鑫玉林服饰公司是一家产值过亿的女裤生产企业,每年有100万条裤子流向汉正街等大型集贸市场。生意好时,一天能卖出1万多条。

负责人张想芝介绍,厂里150名工人,来自洪湖、仙桃的各占一半。

原来,北河工业园已入驻的140多家服装企业中,不少老板来自仙桃、天门、潜江及洪湖、监利一带,大部分是将厂从武汉迁到这里,都带有一批稳定的家乡工人。

鑫玉林服饰去年搬到北河工业园,原先的工人也从武汉“梯度洄游”到西江乡了。

25岁的蒋娜来自仙桃。“原先公司在武汉,回趟家得两个小时坐车,两三个月才有时间到婆婆那儿看看孩子。现在,北河工业园到仙桃的车每天半小时就有一趟,两个星期就能回次家,平时家里有事也能‘说走就走’。”

她脸上的笑容告诉我们:离家近了,幸福感增强了。

印象里,服装生产企业以女工为主。但记者采访时发现,踩着缝纫机的男工还真不少呢!深入了解才知道,“妇唱夫随”是这儿的一个普遍现象。

在菲芘寻常服饰公司车间,来自杨林沟镇的韩光发和邓秀明夫妻俩,坐着一前一后两个相邻机位。

妻子邓秀明已在厂里工作了2年,今年将本在武汉打工的丈夫也拉回来,学着做起缝纫。这样,夫妻俩每天晚上都能回家,与儿子辉辉团聚。邓秀明说,今年他俩总收入超过10万元不成问题。

“30+”现象,劳动力断层之忧

采访时发现,“洄游”就业大军,也有一个明显特征:“30+”现象。

如马鞍乡铭元服饰,30岁以下员工不到20%,30岁至50岁员工占80%以上。“其中40多岁的占40%。”谭新洲说。

在鑫玉林服饰公司,春节前又有2个姑娘出嫁,车间里一个未婚姑娘都没有了。“30+”现象的好处是稳定。彩虹服饰彭进生厂长说,前些年乡里的服装企业还有互相挖工的现象,现在基本上杜绝了。“工人平均年龄较大,追求稳定,很少有跳来跳去的。”

正由于“熟人熟事”,工人和老板很多事情都“好商量”。59岁的陈在娣在铭元服饰负责钉衬衣扣子,但她家里还种了5亩地。到了农忙季节,会请几天假回家忙农活。记者采访当天正值“三八”妇女节,园区有几家企业还给员工放了假。

然而,“30+”现象显现出的劳动力断层现象也让企业忧心。“肯定希望年轻人越多越好。他们手脚麻利,效率高啊。”据谭新洲观察,有些女孩子宁愿在大城市当个月收入一两千元的普通文员,也不愿在农村拿五六千元计件工资,觉得不体面。“大城市热闹繁华,年轻人工休出去玩玩很方便。在乡镇晚上冷冷清清,娱乐配套等不够也是一个劣势。”他呼吁乡镇能针对性地鼓励发展第三产业,将更多年轻劳动力留在家门口。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