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光谷”诞生记 [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支点财经微信公众号 2019年11月5日]

作者:林楠
信息来源:湖北日报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9-11-08

  武汉光谷因“光”而兴,汉川市马口镇则因“光谷”而兴,被人们称为“小光谷”。

  去年,以马口镇为中心,汉川光通信产值达到46.3亿元。这里集聚了生产光缆、护套、纤膏、钢铝带、光通信电子元器件等20多家光通信配套企业,为武汉光谷的烽火通信、长飞光纤、华工科技、光迅科技等企业,以及华为、中兴等全国知名通信企业提供配套服务。

  马口镇党委委员、副镇长蔡晓军在接受支点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争取通过5年努力,使马口光通信产值超过100亿元。

  马口是如何成为“小光谷”的?百亿计划又将如何完成?

  马口能够成为“小光谷”,里面有着转型的故事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通过计算机程序控制电话接续的程控电话,开始在我国兴起,它具有接续速度快、效率高、声音清晰等优点。从90年代起,程控电话进入千家万户。

  由于程控电话的通信传输需要用到大量铜线电缆,不少马口人从中嗅到了商机,开始生产电缆及相关配套产品。

  最高峰时,马口生产电缆及配套企业达40多家。成立于1993年的湖北康泰塑料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康泰塑料”)便是其中之一,主要为电缆企业配套生产铜线上的绝缘材料护套,从中掘到了“金”。康泰塑料董事长方丁介绍,那时做得好的话,公司年销售收入接近1000万元。

  1995年成立的湖北楚天通讯材料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楚天通讯”),主要为电缆企业配套生产起屏蔽和支撑作用的钢铝带,一度还到武汉设立了办事处和工厂。

  “我们那时的年销售收入也有大几百万元。”楚天通讯总经理祁红义回忆道,规模虽然不是很大,但小日子过得还不错。

  不过,进入新世纪后,危机正悄然来临。

  程控电话的通信传输主要靠铜线电缆,传输距离只能达到100米,更长距离需要通过中继站延续信号,解决信号衰弱问题还要增设信号放大器。

  此时,起源于武汉光谷、传输性能更好的光纤通信技术逐渐成熟,长飞光纤、烽火通信等光通信企业也成长起来。

  2004年,北京电信规划设计院在一次电缆改造会上首次提出“光进铜退”,后被原中国网络通信集团(2009年与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重组合并)写入本地网建设指导意见中。所谓“光进铜退”,即用光纤代替铜线电缆的一项工程。

  如此一来,马口的这些电缆及配套企业,日子也就没那么好过了。

  转型迫在眉睫。

  好在,这些电缆企业在通信领域积累了一定基础,从电缆转向光通信产业也就自然而然。

  湖北楚天电缆实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楚天实业”)原是电缆生产企业,在此过程中逐步改做光缆;康泰塑料从电缆护套生产企业,转型成了光缆护套生产企业;楚天通讯也是如此,开始生产适用于光缆的钢铝带。

  此时的光谷,已是全球最大的光通信研发生产基地。以长飞光纤、烽火通信为代表,光谷企业生产的光纤光缆,占据全国市场份额的50%、全球市场份额的10%左右。

  马口距离光谷仅60多公里,企业家们希望借助光谷优势,让当地的光通信产业驶入“快车道”。

  如何才能傍上光谷的“大腿”呢?依靠之前多年合作的人脉资源,马口的这些企业很快就与长飞光纤、烽火通信牵上了线。

  楚天实业开始为长飞光纤代工生产光缆,康泰塑料和楚天通讯成了长飞光纤以及烽火通信的配套供应商。

  “依托长飞光纤和烽火通信,我们的规模越做越大。”方丁和祁红义一致说道,他们也给我们带来了品牌效应,并收获了更多新客户。

  的确,后期楚天实业还与华为、中兴等全国知名通信企业建立了配套合作关系;康泰塑料和楚天通讯,则发展了富通集团、中天科技、凯乐科技等客户。

  与此同时,他们的产能规模和销售收入也在不断扩大。

  楚天实业的年产光缆能力,从450万芯公里跃至1500万芯公里;年销售收入从几千万元,增加到了6亿多元。

  康泰塑料的护套产能,从每天的20吨升至120吨;年销售收入从约2000万元,提升到了3亿多元。

  楚天通讯的钢铝带产能,则从每天的4吨升至40吨左右;年销售收入也从数百万元,上升到了1亿多元。

  不仅如此,借助光谷优势还让马口催生出更多新的光通信企业。

  陈林是康泰塑料的股东之一,曾任公司总经理。因为看好光通信产业的发展,他于2006年单独成立湖北拓普聚合体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湖北拓普”),也是做光缆护套。

  “因为已经形成集群效应,客户拓展基本没费劲。”陈林对支点财经记者说,“我们在光通信蓬勃发展时抓住了机遇,又依托光谷让马口成为了 ‘小光谷 ’。”

  湖北拓普很快成长起来,并在四川、广东、江苏建立了工厂,2014年还被大型央企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广核”)并购,湖北拓普由此变身为中广核(湖北)拓普新材料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广核拓普”),陈林担任董事长。他透露,目前中广核拓普年产护套约8万吨,去年销售收入为7.5亿元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中广核拓普和康泰塑料,在光缆护套企业里分别排名前两名。

  “我很高兴中广核拓普是从康泰塑料走出来,因为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马口光通信产业的话语权越来越强。”方丁颇为激动地说,除我们两家外,后期马口还新增了3家光缆护套生产企业,年销售收入也有数千万元。

  不过,马口企业家们在光通信产业里的探索,并未止步于此。

  在发展光通信产业过程中,陈林注意到,马口的企业均集中在利润率较低的光纤成缆环节,相对来说属于低端制造环节。

  能不能做些附加值更高的产品?陈林认为,可以从上游的光通信电子元器件中找产品。他说,从1G网络,这些年通信网络不断升级,而每次升级对光模块的需求都会更大,这不失为一个考虑的方向。

  在光通信领域,光模块的作用就是光电转换,发送端把电信号转换成光信号,通过光纤传送后,接收端再把光信号转换成电信号。

  2009年,陈林投资3000万元组建了湖北锐邦光电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锐邦光电”),主要生产光模块及光模块外壳等产品。

  “光模块比光缆护套技术含量要高,我们也是花了几年时间引进人才最终研发成功。”陈林说,“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做光缆护套只需要两三个工程师,但要做光模块需要的工程师是它的10倍。”

  付出终有收获。一系列新品“出炉”后,锐邦光电收获了华工科技、光迅科技、中际旭创等光电企业客户。去年,锐邦光电的销售收入有1亿多元。

  即便是在光纤成缆环节,企业家们也在想办法转型升级,研发更高端的产品。

  比如,中广核拓普研发的一款新品光缆护套,燃烧起来能自动阻燃,且能保障光纤正常通信;康泰塑料正在大力推进适用于地铁主干线等相关领域的光缆护套;楚天通讯在给地铁、高铁、航天科工的光缆线路,配套相关钢铝带产品。

  马口这些从事光通信产业的企业家,也带动了更多汉川人投身其中。

  目前,汉川光通信产业布局已形成以马口为基地,辐射汉川市区仙女山、汈东、经济开发区,集聚了生产光缆、护套、纤膏、钢铝带、光通信电子元器件等20多家光通信配套企业,为武汉光谷的烽火通信、长飞光纤、华工科技、光迅科技等企业,以及华为、中兴等全国知名通信企业提供配套服务。

  去年,汉川年产光缆2700万芯公里、电缆4000万对公里、光通信电子元器件400万件套,全年实现光通信产值46.3亿元。

  “我们对未来以马口为代表的汉川光通信产业发展很有信心,特别是5G时代的到来会让这个行业更加繁荣,百亿光通信产业不是梦。”多位接受支点财经记者采访的企业家一致表示。


  表达信心的同时,这些企业家也对未来做大做强提出了针对性的建议。

  “依托光谷起家的汉川光通信产业,目前不仅仅在服务光谷企业,也在服务全国企业,未来更应该服务全球企业。”陈林寄语道,这就需要企业还要继续练内功,将自己的产品做得更有竞争力,能在全球市场环境中竞争。

  方丁举例说,欧洲市场上用的光缆护套是北欧化工的产品,这些产品的耐用力等性能更好。如果能将产品性能做到和北欧化工一样,马口生产的光缆护套就有望走出国门。

  做产品研发需要投入大量资金,而且光通信是一个压占资金较重的行业,对资金需求较大。

  “每个客户应收账款有几千万元是很常见的事,生意越好我们对资金的需求量越大。”祁红义解释说,政府也提供了一些资助,比如无息贷款和银企对接,如果能在资金上能有更多助力就更好。

  蔡晓军对此表示,政府部门已经注意到了相关问题,将围绕企业资金短缺问题,出台相关资金扶持政策。

  蔡晓军还透露,马口正计划吸引更多种类光通信企业落地,以将光通信产业链条加粗加长,“虽然我们这里光通信产业链初见雏形,但是产品种类还是有限,在高端制造环节如光通信电子元器件只有光模块,光通信终端产品如光猫等一个都没有,未来我们还是希望在高端产业链条上进行延伸,向光通信百亿产值目标冲刺。”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