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图文]陈祥:俄罗斯湖北商会副会长

作者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7-11-13 08:35:25
 

11月初的莫斯科,气温低至零度。上午8点之前,天空一片漆黑,整个城市尚在熟睡。

只有东南郊的蓝楼市场是个例外。每天清晨6点开始,这里亮起灯火。俄语、普通话、英语、波斯语……在市场内此起彼伏。

孝感汉川人陈祥就是其中忙碌的人之一。接货、搬货、理货,他要赶在市场开门之前,将旗下三个店子的上千件裘皮大衣布置好,然后静候俄罗斯、东欧采购商的到来。

秋去冬来,这样的节奏和生活,陈祥经历了4个轮回。从赴俄留学,到子承父业,再到独自经商,这位“85年轻人,用坚守和思变,在异国他乡诠释着楚商新风貌。

人物名片:陈祥

孝感汉川人,1986年出生,俄罗斯湖北商会副会长。

创富经验:先做人,后做事。轻工商品紧俏的俄罗斯市场,需要质量优、信誉好、有品位的服装。

家道中落,陈父被迫当倒爷

陈祥说自己不是个有故事的人,相较而言,父辈故事多得多,且是他异国商旅的必述前传。

凭着勤劳、有头脑,陈家日子曾经红红火火。在陈祥的记忆中,家道中变,是从父亲沾染赌博开始的。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陈父成了赌桌上的常客。赌场无情,输输赢赢,陈父积下债务。

债额并不大,仅一头猪钱而已。但在当时,这笔钱足以让一个家庭震动。为了偿还赌债,也为了痛改前非,陈父远赴黑龙江绥芬河。

那个时代,边疆城市绥芬河是我国对俄经贸的桥头堡。一个个倒爷暴富故事,从绥芬河传遍全国。

我要到俄罗斯去,你别拦着我,当然你也不会拦着我。真的,我要到俄罗斯去当倒爷,寻找我的梦……”1993年,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电影《狂吻俄罗斯》,冯巩饰演的男主角在片头深情独白。

陈父和冯巩是同行,他将目光锁定在国内消费者少有涉足的皮草上。俄罗斯气候寒冷、冬季漫长。皮草是俄罗斯人的传统服饰,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之一。

低价买进,高价卖出,在东北至莫斯科的9000多公里铁路线上往往返返,在一件件裘皮大衣的进进出出之间,陈父很快积累起之前想都不敢想的财富。

偿还债务、补贴家用、进货卖货,一步步走下来,倒爷陈父越做越大。一个人忙不过来,他将三个兄弟从家乡拉到绥芬河一起干。

蚂蚁关门,逆市赴俄卖裘皮

到了上世纪末、本世纪初,中俄贸易从民间转向正规,大额利润逐渐被产、销两头控制,二传手倒爷施展空间越来越小。

陈氏兄弟选择退守国内。北京日月坛公园西侧的雅宝路,成了他们的新驻点。彼时,长不足500米的雅宝路,是全国最大的外贸服装专营基地。

自控生产、主营批发,占据了利润的两大头,陈氏兄弟的皮草生意依旧风生水起。

2008911日,俄罗斯官方突然宣布查封欧洲最大批发零售市场、在俄华商最大聚集地——莫斯科一只蚂蚁市场。20097月,该市场被彻底关闭,其中近3000名华商,不少赔掉了全部身家。

一只蚂蚁跟千里之外的雅宝路经脉相连。半数以上雅宝路商户,或是一只蚂蚁商户上游供应商,或直接在一只蚂蚁摆摊设店。

扎根北京的陈氏兄弟,虽未被俄方直接查扣货物,但因下游出货突然减少也受损不少。不过,与大多数在俄华商纷纷撤回国内不同,陈父逆向而行,决定赴俄直接设店。

200910月份,2008年金融危机尚未消散,一只蚂蚁不远处,新的服装鞋帽批发集散地蓝楼市场开张了。陈父花十余万美金,在该市场买下一个几十平方米的店面,销售从北京运过去的裘皮大衣。

经历将近一年的裘皮大衣缺货期,又赶上秋冬旺季,蓝楼市场一开张,俄罗斯、东欧市场采购商们,就迫不及待涌进去。

陈家创二代陈祥,就是那时开始涉足皮草生意的。

父子搭档,三分天下有其一

2006年,陈父将陈祥送入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习俄语,一年后转入圣彼得堡国立师范大学。

这两所学校,均大名鼎鼎。前者,是俄现任总统普京、总理梅德韦杰夫的母校;后者,有200多年历史,是俄唯一冠名国立的师范类高校。

不过,陈祥志不在此。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大,他毅然决定退学经商。回头看当年的选择,陈祥说:人生漫漫,要经历很多事情,肯定有后悔的时候。但是,不能往后看,前面的路怎么走,才是需要我去考虑的。

陈父留下几名帮手,将店子交给陈祥管理,自己回到北京雅宝路。陈父负责国内生产、发货,陈祥负责在蓝楼批发、零售,父子搭档开始了新的创业。

今年8月底,陈祥带着记者在蓝楼市场参观。走到哪里,都有人跟这位年轻人打招呼,因为他拥有3家店铺,是市场内规模最大的商户之一。更因为,市场内不少人是经其父传帮带之后来此落户经商。这里面,有七八十户是汉川、云梦开的,很多是我家亲戚朋友。陈祥说,湖北裘皮商在俄罗斯已经颇具规模,俄罗斯湖北商会中数量最多的也是裘皮商。

一只蚂蚁时代,有天下裘都之称的河北枣强县大营镇裘皮商独霸莫斯科。蓝楼市场时代,莫斯科裘皮市场三分天下,其中之一是湖北裘皮商。这种格局变化,让陈祥颇感骄傲。

要说窍门,具体我也说不上来,总之就是要先做人,再做事。陈祥说。

十年谋划,要请俄明星代言

先做人,再做事。这是陈父经常叮嘱陈祥的一句话。陈祥说他一直记在心上。

血气方刚的少掌柜,也有很多不听话的时候。比如,在圣彼得堡读书时,他背着父亲投资参股朋友的公司。最终虽然小赚一笔,但还是被父亲骂了一顿。
更大的冲突,还是在经商观念上。一天不赚钱,他们就会着急,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。每一单生意,他们认为都应该赚钱,我觉得不必苛求。
莫斯科是全球消费最高的城市之一,中餐馆里一盘清炒小白菜,售价五六十元人民币。蓝楼市场内一个十来平方米摊位,月租金动辄七八万元人民币。

如此高昂的生活、经商成本,让不少在俄华商习惯了赚一天是一天的日子。陈祥说,他想走不一样的路。
不怕你笑话,其实我有两个五年计划。站在店铺的衣架前,陈祥一手摸着柔滑的裘皮大衣,一手挠挠头笑着说。

在陈祥的日程表里,第一个五年是立足于皮草批发生意,注重积累经验和资源,第二个五年从批发转向打造品牌、进军零售。低端服装,大路货,已经很难满足俄罗斯市场需求了。品牌化、高端路线,才有利润。我甚至想请俄罗斯明星或政商名流,来当我的代言人。

成功了,皆大欢喜。不成功,可以从头再来。反正我还年轻,对吧?陈祥笑着问记者。

对话

坚持自己认为该坚持的

记者:子承父业,遇到意见不合,你通常怎么解决?

陈祥:父亲那一辈,成长环境、心理状态跟我们差别很大。他们喜欢用习惯的方式来做生意,而我有我自己喜欢的方式。和而不同,坚持自己认为应该坚持的,这是我的观点。

记者:很多人说,现在是在俄华商转型期。你怎么看?怎么转?

陈祥:俄罗斯政策、商业环境越来越规范了,需要我们朝着规范化方向走。我们应该有长远计划、通盘考虑。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