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组图]向岩:布衣自荐民国总统 百年前主张火葬

作者:
点击数:
发布时间:2017-08-21 08:38:48
 

  向岩(1872-1959)原名寿荫,字少蒨。湖北汉川人。1905年东渡日本,入东京陆军东斌学校,次年加入同盟会。1908年毕业回国,赴川任陆军速成学堂教官,兼督练公所编译制度等科一等科员。武昌起义后,以川南宣抚使名义发布《谕巴蜀檄》。1912年任鄂军第八师参谋长,后以裁军去职。1913年讨袁军兴,任江南陆军第一师参谋长。失败后赴日加入中华革命党。曾回国在襄河组织反袁斗争。护法运动期间,任靖国军联军第八军参谋长兼第二混成旅旅长,转战鄂蜀秦陇滇黔七省。1922年参加北伐,任广东韶关大本营将校团副团长、北伐军第五路司令等职。1925年任国民军第三军左翼督战官、游击司令。次年于鄂组织北伐军别动队。后支援抗战,营救爱国人士。解放后历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参事室参事、湖北省政协特邀委员、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

  向岩,出生于1871年,原名寿荫,字少蒨,为湖北汉川人。出身耕读世家,5岁丧母。1905年10月东渡日本,入东斌陆军学堂专攻兵科,担任该校学生同志会会长,次年加入中国同盟会。辛亥武昌起义,向岩在川南发布讨清檄文,影响甚巨。随后返回湖北,担任鄂军第八师参谋长。

  前不久,一批辛亥志士后裔聚首武昌,著名历史学家冯天瑜教授在座谈会上指出,辛亥革命是一次“大破大立”,即大破皇权大立民权,并提到一位鲜为今人所知的辛亥人物——向岩。近百年前,湖北汉川人向岩以“神州大布衣”之名自荐担任民国大总统,并公开批评在任大总统,公布纲领于天下。这位“神州大布衣”究竟是怎样的一位特殊人物,又有着怎样的经历呢?

  “这是我祖父所著并于1913年公开出版的一本册子,我家原有很多本,可惜全毁于十年浩劫,这册复件是家人经多方查找,才知上海图书馆幸存此书,并将之影印回来的。”昨日,武汉大学向虎雏教授向记者展示了一册名曰《新中华民国》的影印件,封面呈橘红色,上用手书体印有“汉川向岩著”,及“南京印刷局印行”字样。

  撰立国“奇书”,百年前就主张火葬

  百年前,向岩先生所著《新中华民国》究竟是怎样的一部“奇书”。昨日,记者有幸在向虎雏教授家中“细品”此书。

  翻开目录,全书分为德、民、土、财、人身心情、智慧及发足、男女、教育等数二十余篇书抒其建立新中华民国的主张,其所述内容大到“城郭”、“建都”、“定时令”、“禁鸦片”、“禁赌博”、“改良戏剧”等,小至“服饰徽章”、“宴乐”、“不食牛羊肉”,“敬神不用金泊纸钱鞭烛”等,涉及面极广。

  其中,《坟墓》一篇主张人死后用火葬,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思想。

  当年向岩先生自荐当总统的《自请为公仆之通告书》就收录在此书的附录里。文中,向岩自荐当总统称:“若以岩为大总统,亦期之以十年,民国可必富,民国可必强,民国之风俗可必其淳美。”为表白自己的心迹又说:“岩之发为此言,非欣慕大总统之威荣,不过欲聊假斯位以行其素志耳。民国苟已治,岩视弃大总统犹弃敝屣也,非敢夸也,自信力然也。”并发“毒誓”:“岩果身为大总统十年,而不克实践其言,岩之肉甘缕切为全国人食也。”

  反对袁世凯,以非常之举警醒世人

  近百年前,向岩先生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下“自荐总统”的呢?向虎雏先生为记者作了这样的解读:

  武昌首义后,革命风暴席卷全国。1912年1月1日,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。袁世凯施展两面手法,挟制清帝退位,孙中山妥协,让出临时大总统职务。3月,袁窃取临时大总统,在北京建立北洋军阀政府,并刺杀宋教仁,出卖国家主权,引起公愤。孙中山遂发动武力讨袁的“二次革命”。

  “祖父积极响应‘二次革命’,赴南京任江南陆军第一师参谋长,并运用巧妙战术,大败敌军于雨花台,袁世凯‘十三太保’之一的骁将雷震春凫水落荒而逃。祖父于戎马倥偬间,上下苦求索,写就《新中华民国》。”向教授曾认真研究此书,他告诉记者,祖父在书中旗帜鲜明反对袁世凯:“中华民国者,犹胎产初堕地呱呱而泣之小儿也,袁氏、黎氏非其生母,故不爱惜之,又安能望其乳养之,长成之!”

  根据著名辛亥革命史学家贺觉生所著“向岩”生平所载,《自请为公仆之通告书》首次公开时间为1912年秋天,比《新中华民国》刊行时间要早。当时袁世凯刚当上大总统不久,黎元洪为副总统。

  也许正是对时局的大失所望,向岩才以非常之举警醒世人。

  自荐当大总统,并没得到“多数朋友”理解

  “二次革命”失败后,向岩因反对袁世凯而被北洋政府通缉,再至日本,并加入中华革命党,在孙中山直接领导下,继续进行讨袁工作。护法战争期间,任靖国联军第八军参谋长,驰骋数省,“迭奏奇功”,特别是在陕西省境内长驱500里,生擒北洋陕南镇守使管金聚一役,尤为世人所称道。

  此后,向岩为救国东征北讨,先后任东路讨贼军第二军指挥部参谋长、国民军第三军左翼督战官等军职,显示出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。1926年北伐时,回湖北组织北伐别动军,促进北伐胜利会师。此后,这位素以“军旅为事”的将才开始任地方职务。解放后,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参事室参事,湖北省特邀政协委员等职,1959年病逝,终年88岁。

  向岩膝下育有四子三女,长子伯虎,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赴苏联学习,后在苏联参加卫国战争,在列宁格勒保卫战中立有功勋(本报曾作报道)。次子仲豹和三子向刚均为共产党员,目前仅四子德渊健在,现定居美国。

  年逾六旬的向虎雏为向刚先生之子。据向教授回忆,向家后人处世低调,父亲生前也很少提到祖父当年自荐总统之事。“若非冯天瑜教授在公开场所提及此事,我也不会为此事接受记者采访。”

  记者翻阅《新中华民国》所附录的这则自荐通告时,发现在该通告书的标题下有小“注”:“此书去岁曾经付梓,被多数朋友挠阻,未克刊印。”据此推测,向岩先生当时的言行并没被世人接受或理解,包括“多数朋友”。

  “民国肇始,乱象丛生,需要有人站出来,振臂一呼警醒世人!”向教授说,近百年过去了,他很理解祖父当年为什么要那样做。对此,他很想用马克思《哥达纲领批判》中最后一句话来表达自己对祖父的理解和敬仰——“我已经说了,我已经拯救了自己的灵魂。”

  古稀请缨赴抗战前线

  史沫特莱为他拍照片

  在向虎雏教授寓所书房墙上,挂着一张祖父向岩的照片。这张珍贵的照片是由当时访问中国的美国著名女作家史沫特莱所摄。向虎雏告诉记者,这张照片背后也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为了响应中共发展敌后抗战的号召,1939年,年近古稀、避居鄂西的向老先生带着“在汉川搞一个国共合作的典型,为全国军民示范”的蓝图决计出山,请缨担纲桑梓战区县长,战斗在抗日斗争的最前线。

  鄂豫边区党委组织4万群众参加“拥戴向岩”大会,向岩用高昂声调,慷慨陈词:“今后,惟有追随吾挺公念公(即叶挺、李先念)及诸大豪杰大名士之后,凤翥鸾翔,龙骧虎步,为吾中华民国最后写一页有声有色有趣有味之光荣史也!”

  万众掌声雷动,经久不息。边区党委统战部长陶铸赞扬说:“向岩是革命的老前辈,他做汉川的县长,是汉川的光荣!”

  向岩上任伊始,就任命中共天汉工委书记、燕京大学外文系毕业生童世光为主管武装保甲的科长;又破除国民政府县兵团不设副职(团长由县长兼任)的清规戒律,特别任命共产党员、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生吴师筑为副团长,后另派李先念部第六团政治部主任谢威接任吴的工作,这样从组织上保障了共产党直接指挥国民党军队的合法性。向岩还将原汉川县直区属中队300人统一参加新四军整编,李先念部第四团迅速扩充为拥有千余人的正规部队,为鄂豫边区的武装建设作出了特殊贡献。

  向教授说,1940年春,史沫特莱来到硝烟弥漫的大别山,应“70岁的朋友——向岩”邀请,冒雨对中国战区作最后一次的告别战地采访,受到向岩热情款待。

  史沫特莱检阅了纪律严明的汉川国民军团。晚上,童世光送给她缴获日本军官抽的香烟,她边吸边谢:“战利品,很好,谢谢!”史沫特莱后在《中国的战歌》一书中,这样描述道:

  “三月中旬,我在敌后作了最后的一次旅行,穿过湖泊,在倾盆大雨中去访问年高德勋的老县长向岩。这位老人已经建立了一支非常坚强的地方武装,尽力用他自己的方式报效祖国。我在田二河见到他,这是座荒凉凄惨的集镇,反复多次被日寇扫荡过。老县长和他的县政府过着戎马倥偬劳苦勤奋的生活,国民党县政府的年轮还在运转,与他坚持守土抗战和誓死殉职报国有很大的关系。他们给我看了一个名叫丸山的日本军人写来的一封乖巧的劝降信,赞扬老人经世卓识,学贯古今,皇军佩服五体投地,有请大驾出山,走马上任屈长汉川傀儡政府……老县长是个虔诚的佛教徒,用一首古体诗,给予轻蔑傲然的回绝。复函中写道‘予万不得已时,杀身成仁,义如泰山之重,非可苟安己也。’风骨凛然。”

  “史沫特莱被老人崇高的爱国精神深深感动,举起相机,精心为他拍摄一幅手捧诗卷读书的照片。也感谢老一辈革命家陶铸,历经70个春秋保存下这张珍贵的照片。”

点击排行